《艾米丽在巴黎2》:一部作为聚会游戏的美剧

YYets 12月 28, 2021

尽管第一季的《艾米丽在巴黎》让影评人与观众看完后直接被送上救护车,但不可否认它成为了Netflix 2020年的惊喜之作之一。

这不,第二季的《艾米丽在巴黎》刚上映几天,又被众人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一次,它的水平与第一季一样,还是陷入了更深的泥潭?

至少还有一个中心思路

虽然制片方声称要在连续剧的塑造和讲述方式上带来一场革命,但第二季里,似乎让我们回到了多年前。

静态镜头,零基础的摄影技术,随便拼凑的剪辑… …如同在老式摄影棚里拍摄,让人秒回到最廉价的肥皂剧时代。

然而从第一季开始,《艾米丽在巴黎》的导演Darren Star已有充裕的资金。但,他更喜欢脱离金钱的帮助,进行最简单粗暴的剧集制作。

镜头之间没有过度,直接僵硬的拼接在一起,使用最不稳定的飞行器来拍摄画面… …

那么故事内容呢,是否有些可取之处?

迷人的莉莉·柯林斯,导演想把她变成现代的奥黛丽·赫本。但她不能单枪匹马地拯救这个残骸,尤其是当她的角色比以往更像一个头脑发热的人。

尽管很糟糕,《艾米丽在巴黎》第一季至少有一个核心–她被派往去营销机构工作,证明自己的价值。

第一季在叙事上,至少发挥了一些冒险精神。

用什么来支撑着继续追剧?

用什么来支撑着继续追剧?

不幸的是,它的续集却连第一季的乐趣都无法向观众传递。

陷入艾米丽,她的朋友卡米尔和后者的男友加布里埃尔之间平淡无奇的三角恋中,整个故事被拖入了深渊。

直到第四集,剧情才有了些许起色,并带来了该剧最尴尬的时刻之一。

在围绕烹饪韭菜的蒙太奇镜头与试图向弗朗索瓦·特吕弗的经典作品致敬的尝试之间,那些陈词滥调的细节让观众与影评人尬到无言以对。

值得一提的是,该系列所描绘的超现实主义不像以前那样反常,这可能要归功于影评人,他们的话可能被制片人听进去了。

因此,《艾米丽在巴黎2》成为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格式化的影视作品,几乎剥离了第一季里仅存的冒险精神。

如果《艾米丽在巴黎2》反映了Netflix系列的未来,它代表了对创造性知识的可怕否定,进入了“观看完毕就被遗忘”的怪圈。

当然,看完第二季的很多观众表示,影评人请不要那么认真,毕竟这只是一部肥皂剧,用严肃的目光来审视,只会让生活更加艰难!

不管怎么说,只有看过才知道。

菌菌找到一个来自影评人为第二季设置的小游戏,在您观看的时候这样玩,就不会被剧情的尴尬影响了心情。

请注意,以下有剧透,请慎重划屏!

规则很简单,当屏幕上出现以下任何一项时,喝一口饮料:

艾米丽戴着驾驶手套或贝雷帽

摄影机使用了广角镜头(甚至鱼眼镜头)

画面里有埃菲尔铁塔的镜头

画面里有凯旋门的镜头

角色在不太可能的地方喝酒或吃饭(如艾米丽生日的庆祝地)

艾米丽穿的衣服超过了4种颜色

Savoir办公室的一个过渡性镜头被重复使用(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法国人被视为是懒惰的

法国人被视为势利小人(尤其涉及食物方面)

艾米丽携带的手提包太小了(她的智能手机都装不下)

加布里埃尔在他的餐厅以外的地方度过了一个晚上(要知道,他是一家餐厅的主厨)

… …

当观看结束时,您应该度过了一个快乐畅饮的夜晚!

类别

发表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