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枭的黎明》一部无法忘怀的影片

YYets 12月 29, 2021

1975年的纽约法庭上,大D枭卡利托曾被判入狱30年,但在律师朋友大卫的帮助下,第五年便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当时他对在场的法官和陪审团说,我并不是说我娘在我年幼时没死,我的人生道路就会有所不同,那都是屁话。我娘还在世时,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了。对此我心知肚明。而今天容我向所有人保证,在土牢的五年里,我的日子没有白过。我已经对犯罪感到厌倦,决定洗心革面,回归正统。

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没人相信,甚至连大卫都调侃道,连法官都被你忽悠了。卡利托却说那都是真心话,脱离牢笼并不只是得到自由,而是内心得到了释放和解脱。

两人结识的时候,大卫还是黑道律师一名小小的书记员,后来卡里托经常帮衬他,为他介绍大客户,才在律师界闯下一片天。为了报答这份情谊,大卫手里正好有一家夜总会,想让他去帮忙管理。但卡里托不想再踏入黑道,五年的徒劳生活并不会教人向善,也并不会让人改过自新,它只会磨去人的锐气,耗尽人的精神。如今的卡里托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叱咤风云的大哥,他幻想着存够75000元,离开这个打打杀杀的江湖,然后去巴哈马的天堂岛开一家租车行,享受椰林树影的平静生活。

但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山河皆是路人。出狱后的卡里托去拜访姨妈,随行的表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高中生,腰包揣着3万美元,准备去取毒货,他希望卡利托能陪自己一起去交易,因为这个传奇表哥会让自己脸上有光。卡里托表示自己不会再碰毒品,但架不住表弟的一再请求,只好答应进去坐十分钟。

一进门,老辣的卡里托便发现这里危机四伏,暗藏杀机。果不其然,表弟口中的朋友在拿到钱后立马黑吃黑将表弟干掉,早有防备的卡里托一番搏斗后捡回一条命,还意外拿到那3万块钱黑钱。

一个月后,他用这笔钱入股了那家夜总会,并请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巴卡强当保镖。他始终坚持自己的选择,不沾毒品,远离黑道。五年间,时代早已大变样,女人的裙子变得越来越短,毒品变得越来越高级,就连酒吧的小混混也变得越来越嚣张,为了一丁点利益就敢拔枪射人。卡利托看着这个陌生的江湖,更加坚定内心想要去巴哈马的信念。

此时,一个白人舞女进入视线,恍惚间从她身上看到了凯尔的影子,那是他爱过的女人,辜负过的恋人。坠入情网的卡里托曾发誓永远不伤她的心,可在入狱前狠心与她分手。夜晚,连绵不绝的雨水将思念无限发酵,卡利托追随着记忆来到凯尔练舞的对面楼顶,透过雨幕如痴如醉地看着时隔五年未见的她。

练舞结束后,卡里托鼓起勇气上前相认。她的惊喜,他的浅笑,那是久别重逢时透露出的清甜甘泉,如今再次相见,他和她都害怕重新开始,两人只是聊天,凯尔发现他变了,变得失去了底气。分别时两人极力压住这种内心想要死灰复燃的情愫,只得用拥抱来化解尴尬。

五年来,这个世界发生了太多变化,大卫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了贪婪十足的律师。几年前黑道大佬汤尼曾拿出100万让大卫去替自己收买证人,可开庭当天,证人依旧指证汤尼有罪,迫使他被关到了这座水上监狱。这让汤尼怀疑那100万被大卫私吞,恨不得现在就双手掐死他。汤尼威胁大卫自己计划在不久后越狱,让他到时候开船来接应自己,否则就发布黑道追杀令。不管是死,汤尼出来后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大卫顿时陷入了两难之中。

自从卡利托那晚与凯尔分别后,他更加努力赚钱,不过问分外之事。但昔日的狱友找上门来,卡利托很喜欢他,认为他是为数不多讲义气的好兄弟,两人像往常一样酗酒、聊天,中间还谈到了凯尔。狱友声称不久前看过她的艳舞表演。卡里托惊讶之余一脸戒备地询问对方,你不是被判30年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狱友有些支支吾吾,说自己在狱中结识了几位大人物,像你一样打赢了官司。

接着话锋一转,狱友说最近自己认识了几个黑道的后起之秀,想和卡利托这种讲义气、重情义的老江湖做一笔毒品生意。老辣的卡里托立即识破了狱友的伎俩,从他身上搜出了窃听器。原来是警方不久前接到了匿名的举报,有人声称卡利托正在重操旧业干毒贩的勾当,于是以减刑为诱饵,逼迫狱友充当线民,狱友只好昧着良心出卖昔日的兄弟。

背叛的滋味儿让卡利托火冒三丈,但他并没有痛下杀手,而是放走了狱友。冷静下来的卡利托感叹世道变了,再也没有人讲义气、讲道义。

随后,他来到狱友说的那家百老汇,凯尔正在舞台上跳着不堪入目的舞姿。结束后,她忍着羞耻地啮蚀,淡然地吐露一切,我只是跳舞而已,为了生活下去,但我从不出卖自己的身体。

夜总会的生意持续火爆,卡利托虽然竭力避免麻烦,但麻烦却不请自来。一天,大卫因为一名舞女与黑道后起之秀野马班尼发生冲突。卡利托全然没将这种小混混放在眼里,将对方带到后门,警告他不许再来。班尼却嚣张地告诉卡利托,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今天要么杀死我,要么我出去后干掉你。按照卡利托当年的脾气,一定会干掉班尼以绝后患,但他的煞气被土牢抹掉了,再也不是那个当年杀人不眨眼的江湖大哥,他让手下将班尼放走,因为他的心软了,不再狠了。

星期六,风和日丽,此时的大卫走投无路。恳请卡利托帮自己搞定越狱的事。卡利托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好友,不明白他为何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拒绝,毕竟还欠大卫一个人情,还了之后就再无牵绊。

随后,卡利托来到凯尔的公寓,她拒绝开门,但隔着上锁的门问他,你还会像从前那样破门而入吗,在房间里追逐我,会剥开我的衣服吗?卡里托从门隙中窥见恋人将睡袍轻轻褪下,他后退几步,像年轻时一样奋力撞开门,恋人的手臂深情地搂住了他的脖颈。多年不经风浪的情海终起潮动。

然而在一次聚会时,大卫酒后失言将越狱的事捅了出来,两人大吵一架。凯尔说大卫就是一个标准的讼棍和财迷,迟早有一天会出大事,而你口口声声说要远离黑道,可本性难移,原来你只是说说而已,你知道吗,我们的未来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我凌晨三点奔向医院的急诊室,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我怀里。

愤懑的卡利托一拳砸向玻璃,他知道有时候情谊要比人命比子弹更快,但有恩必报,无论对错,这是天性,镶在骨子里永远也改不了。

越狱的事儿相当成功,水中的接应也分毫不差。奈何大卫另有打算,他避开卡利托,用手中的铁棍干掉了汤尼和他的小儿子,并制造儿子为帮父亲越狱不慎双双溺水的假象。卡利托被好友的心狠手辣震惊,也开始明白有一条路一旦踏上就无法回头。他现在已经陪大卫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一直走到尽头,无论有多远。

事后,大卫承认自己的确私吞了那100万,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时候的他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两人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卡里托却告诉他,现在你已经走上黑道这条路,这是一轮新的游戏,你在任何地方都学不到,永远也脱不了身,而现在,我欠你的都还了,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果不其然,汤尼和小儿子的死在黑白两道掀起了惊涛骇浪,而汤尼的大儿子正在四处召集人马,誓要为父亲和弟弟报仇。一天,大卫在等电梯时被两个陌生人,连捅数刀,所幸伤口避开要害,送到医院捡回一条命。卡里托得知后找到凯尔,打算立即带她远走高飞,却意外得知凯尔怀有身孕。更糟糕的是,警方此时不请自来,他想让卡利托充当证人,指控大卫。原来在过去的五年里,大卫走上犯罪道路,洗黑钱、行贿等无恶不作。

随后,警方播放了一卷录音带,里面居然是大卫和警方的秘密谈话。原来,大卫为了减轻罪名,主动举报卡利托贩毒。卡利托终于弄清楚之前狱友来探自己口风的来龙去脉。虽然警方知道卡利托是清白之身,但他们怀疑卡利托也秘密参与了害死汤尼的事,只要他能帮忙指控大卫,警方就提供机票安全护送他和凯尔去巴哈马。

面对好兄弟的无情,卡利托不能无义,于是拒绝和警方合作。从警局出来后,卡里托决定连夜坐火车到迈阿密,再转飞机到巴哈马,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凯尔望着他,眼中又出现他不能正视的凄恻与惊惧。卡利托郑重其事地对恋人保证,他一定会到的,等着他。

随后,他单枪匹马杀到危机四伏的医院,谎称自己是律师,骗过门口值守的警察。开门那刻,惊魂未定的大卫想要掏出枕头下的手枪。卡利托看着如丧家之犬的好友一边把玩着那把枪一边问录音的事儿。原来大卫从来都瞧不起黑道分子和所谓的江湖道义,他的眼里只有利益。卡里托冷眼看着这个救过他却又把他拖入泥潭的朋友,接着将那把枪放到大卫的面前,声称这样更快更方便,然后离开了这里。

卡里托前脚刚走,一名警察前来换班。等到同行走后,那名警察叩门而入,只见他从手里的报纸掏出一把枪,大卫拔枪反击的动作虽快,却没能打响。因为卡里托已经取出了里面的所有子弹,从容丢入街边的垃圾桶。原来他不光有恩必报,有仇同样必杀。

卡利托回到夜总会,吩咐最衷心的手下巴卡强先接凯尔去火车站,而自己去取存在保险箱里的钱。未料,大厅里坐着几位黑道的重量级人物,其来意不言而喻,是质问也是监视。卡利托周旋一番后回到办公室,拿到钱后,溜进密室。

汤尼的大儿子见他很久没有露头,走过去一看才发现上当了。卡里托的潜逃正好坐实父亲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一伙人立即追了出去,卡利托见状拔腿就跑。数次险象环生后,他跌跌撞撞地奔到车站,而阴魂不散的豺狼紧随其后。一边是誓报血仇的枪火,一边是至爱情深的恋人,他眼睁睁看着幸福只有一步之遥,可上帝用命运的魔棒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随着行踪暴露,预谋已久的枪声冷静而致命,在人潮涌动的站台上回荡。宝刀未老的卡利托枪枪致命,不敌的黑帮分子纷纷倒地,一场枪战几分钟就落下帷幕。卡利托如获大赦,他拼命跑向站台,耳中只剩下几步之遥外的爱人呼唤,只是没想到梦醒得那么快,小混混野马班尼拔出手枪,将子弹倾泻进他的身体。卡利托滑倒在承载梦想的地铁旁边,出卖他的人正是为了钱的好兄弟巴卡墙。

凯尔将爱人搂在怀里,流着泪求他一定要撑下去。卡里托颤抖着掏出带血的钱,喃喃着让她收下,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这里。这一刻,他的表情既疲惫又解脱,道义和江湖最终浇铸出一个血红的黎明,在那个沙滩上,开尔舞姿曼妙,孩子们为她伴奏,只是自己再也不能陪她一起白发苍苍,但恋人的日子应该可以按照他的设想延续,在生命的尽头卡利托终于陷入平静,他累了,但他已经尽力了。

《情枭的黎明》由布莱恩德帕尔玛执导,上映于1993年,一个时代,一首黑帮传奇的挽歌。之所以喜欢上这部电影,一部分是因为阿尔帕西诺,他的喜怒不形于色,倦怠的眼神后藏着孤身一人恪守道义的无助与煎熬。一部分是里面的江湖道义,因为人人心中都存在着一种怀旧的英雄情结,而黑帮电影里的兄弟情义,江湖气氛与古典中的侠义情怀也有所契合。

只是如今时代变了,情谊的围墙轰然倒塌,卡利托就变得有些格格不入。他的面前是一个不再适应的江湖,从他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不义,到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于是,匡复正义的律师可以暗藏祸心,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可以两面三刀,忠厚老实的手下可以临阵倒戈,最终坚守道义的情枭们只能孤独地徘徊在牢笼里,等待他的只是一个血红的黎明,早已注定的宿命。

类别

发表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