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挽歌》:爱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你是更爱自己,还是更爱对方?

YYets 1月 8, 2022

苹果原创剧从科技点切入伦理情感,再次给人带来不同凡响的震撼。

《天鹅挽歌》(Swan Song)堪称新年以来,科幻类型片的惊喜之作。

由出演《绿皮书》的奥斯卡最佳男配马赫沙拉·阿里主演,本杰明·克利里自编自导,无论是表演还是叙事都堪称小成本科幻片的典范。

没有虚头巴脑的视觉器官,妨碍叙事的情绪宣泄,只有暗流深藏的人情冷暖,以及超越伦理世俗的主题探寻。

传说天鹅一生只“挽歌”一次,就是在它临死之前。常常用来比喻绝美片刻,好比樱花飘落一刻,死亡刹那,凄美之时。

故事发生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自动驾驶,神经网络,无屏触摸,苹果原创剧依然用化繁为简的冷性视觉来凸显科幻气质。

人类享受着科技的便利,但依然无法战胜病魔困扰。

男主角Cameron原本事业有成,妻儿相伴,人生赢家。但一次突发心脏病宣告了他人生的终结。也许下一次病症发作时,死神就会毫不留情地带他离开。在阳寿将近时,他必须处理好自己的“后事”,如何给妻儿交代,如果做好告别。

克隆技术给了他一个全新的选择。

神秘公司复制了他的肉身,精确到每一个细胞,踢出了疾病,让他的肉体可以继续存活下去。

公司会将他的记忆、性格,甚至潜意识都复制到克隆人脑中,他死后,克隆人可以“完美”替代他,一方面让Cameron延续生命,一方面避免其家人承受离别之痛。

随着记忆的复制,Cameron与观众一起经受着伦理和情感的炙烤。

是否告知亲人实情?如何处理我与克隆体的主客体关系?记忆与爱情、亲情究竟是自私的欲望还是成就他人的付出?

《天鹅挽歌》充满了科幻元素,但归根结底还是讨论的人类情感与世俗关系。

Cameron想要克隆体延续自己的生命。他死去后,克隆体完美继承了他的肉体和精神,基本上等于延续了“自我”。而克隆体也会被消除部分记忆,以为自己就是“唯一”的Cameron。

可当Cameron与克隆体交流,以便测试其稳定性时,Cameron又感到焦虑和嫉妒。特别是克隆体回到自己的家里,和妻儿交流,开始真实“扮演”起自己的角色时,他感受到主体地位的丧失,而死神靠近又令他灰心丧气。多重压力,让他担忧无比。

他内心矛盾,克隆体是否能完美替代自己,让妻儿不发觉异样。可如果克隆体太完美了,那现在一息尚存的他是否又是多余的存在。

《天鹅挽歌》在人的主客体身份上做足了矛盾,将人类的存在主义焦虑渲染到了极致。

大多数情况下,存在主义焦虑来自人类的贪恋。

Cameron的担忧来自自我意愿的无法实现。他想要活下去,想要挽救自己的婚姻,不想自己的孩子们经历和他一样的“孤儿”童年。

他太想要那个“位置”,所以在看到克隆人占据那个位置时,而感到担忧,哪怕克隆人其实比他做得更好。无论是丈夫还是父亲角色,克隆人都比之前的Cameron更加称职,但一己私欲还是让Cameron很难接受克隆体对他主体位置的“鸠占鹊巢”。

《天鹅挽歌》讨论了爱的真谛,爱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你是更爱自己,还是更爱对方?

直到片尾,Cameron才真正接受自己的命运,科技的发达其实给他提供了“死即是生”的机会。这是人类理性的一面,但感性方面,他需要克服嫉妒、恐惧与贪欲,这是超越伦理的“超我”部分,大部分人无法摆脱精神和文化的局限性,完全理想地看待生死与亲源关系。

Cameron担忧地不是克隆人是否像自己,而是当他发现妻子完全看不出真假时,他才意识到,问题不在“真实性”,而是他能否接受有人跟你共享妻子和儿子的爱。这才是整个计划中,最残忍、最冷酷、最需要理性的部分,你必须亲自选择被自己的家人遗忘。

所以,在计划中,往往有上一位“自愿者”与新来的人分享交流,他们讨论如何被意外,接受即将到来的死亡,承受生命最后时刻的孤独。

片尾有着力道惊人的收尾。

克隆人要求妻子看着他的眼睛说爱他,视觉系统的另一头,Cameron注视着一切。Cameron知道自己会被遗忘,但也永远不会被遗忘。

爱穿越了肉体和灵魂,生与死,哪怕人类的科技再发达,作为人类情感与灵性的核心,却永远不会改变。

《天鹅挽歌》为克隆人题材建立了全新的主题范围,科技的尽头并非完全理性,人类感性的一面,是其生而为人的根源。

类别

发表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