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

傲骨之战: 1x8

第 8 集

清晨,艾德里安走进了律所的大门,但他发现原本该忙碌无比的事务所内居然人都没有一个,这让艾德里安疑惑无比,他只好在律所里寻找那些早就应该在工作的员工,最后,他在大会议室见到了正在聆听律所的创始人—卡尔演讲的员工们。卡尔,曾经一手创立了这个美国中西部最大的非裔美籍律师事务所,但他此次来到律所的目的,就是因为不认可艾德里安的领导,因为在艾德里安的领导下,律所接连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还屡次因此而损失客户,他想要对律所现在的事物横加干涉,甚至是取代艾德里安。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因为卡尔早就退隐多年了,对于现在律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完全不了解,甚至连律所现在的运行方式,以及发展方向也完全不了解,老卡尔想依旧按照自己刚建立律所时的方法重新领导人们,时过境迁,这怎么行得通呢?在艾德里安和芭芭拉为此感到头疼的时候,一个非裔美籍牧师走了进来,他来到这里是希望律师们可以帮自己传送一份驱逐通知书的,被驱逐的是杰里迈亚牧师建立的救助站中的一个年轻非裔美籍男子保罗,他在救助站中再一次犯了毒瘾,并且多次违反了救助站的规定,杰里迈亚只能按照规定驱逐他,但是保罗不肯走,他只好找到了律师们。戴安答应了帮这个小忙,并且让律所的调查员蒂博西亚和玛雅和自己一同前往救助站。在前往救助站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在停车场意外遇见了玛雅的父亲亨利,玛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父亲了,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拒绝接听父亲的电话,因为在上一次的“贿赂款”事件里,玛雅发现了父亲背叛了自己的事实,这让她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以至于她一直拒绝见到父亲。救助站里,戴安向保罗传递了杰里迈亚的驱逐通知书,但保罗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之后,转过身就将通知书扔进了垃圾桶。他扯出了一个讽刺无比的笑容揭穿了杰里迈亚牧师的“真面目”:这个牧师之所以驱逐自己,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向这个衣冠禽兽提供性服务。这让在场的律师们都惊讶无比,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在自己的脸上,只是将这件事带回了律所讨论。就在大家都觉得荒唐的时候,保罗请的律师到了。科瓦奇是保罗的辩护律师,但很明显的是,保罗和科瓦奇似乎并不想上法庭,他们似乎只想让杰里迈亚支付大笔赔偿金,进行庭外调解。科瓦奇对着戴安的态度十分嚣张,不但对着戴安用法律条例条条紧闭,甚至用牧师的身份和时间的危机程度进行威胁,目的就是围绕着钱展开的。但科瓦奇忘了这个被自己不断威胁的女人,一直都是律政界的奇迹。在紧张而又荒唐的案件进行的时候,卢卡抽出了时间去会了会自己的情人柯林,约会的地点十分的新奇:美术馆。卢卡一开始的时候也觉得太奇怪了,因为美术馆一直都会有很多人,但柯林依旧坚持在美术馆约会,所以卢卡只好打扮打扮,出现在了美术馆。无巧不成书的是,这对璧人在美术馆里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柯林的妈妈。这个老淑女倒是对卢卡印象不错,但奇怪的是,柯林妈妈一直在和卢卡谈论关于新总统发布的关于非裔美籍民众的推特。视线转回律所内,老卡尔总是不那么安分,老想用自己十分具有感染力的演讲来搞大事,他启用了合伙人协议第四条:通过律所正式员工的投票,再一次来确定律所的领导人是谁。于是,卡尔在律所里掀起了一场拉票竞争。再看杰里迈亚牧师的案子,戴安从科瓦奇那里得到了他们提供的证据,证据是一段救助所中的监控录制下来的视频,视频里清楚地放出了杰里迈亚牧师在深夜的时进入保罗房间的过程,而且时间显示杰里迈亚在保罗的房间里待了大概半个小时。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以用来做点什么了。但细心的蒂博西亚发现了视频中蹊跷的地方:杰里迈亚牧师进入保罗房间时的时间是夜间十点,但在这个时间之前,原本显示时间的“9”突然就变成了“10”,而且这个数字变化是在表示分钟的数字还是个位数的时候变化的。这个细节足以说明科瓦奇和保罗是在掩盖什么,根据杰里迈亚的说法,他们猜测保罗应该是要掩盖毒贩在之前进入过他的房间的事实。案子的谜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亨利开始给女儿制造麻烦了:他多次拨打了玛雅住所的电话,玛雅的女朋友在无奈之下只好接了亨利的电话,但亨利在电话中的话却让她们冷汗直冒,亨利就像是在和自己作最后的告别一样,说出的话就像遗言。玛雅只得赶紧抛下自己手中的工作赶回父母家,等她好不容易回到家之后,到处都找不到父亲,女友在书房的书桌上找到了一份遗书。值得庆幸的是,亨利的计划并没有得逞,他在悬挂用来上吊的绳子时,从高处摔了下去,摔伤了背部。而亨利的这一举动让玛雅加重了对母亲的压力。因为亨利的遗内容中提到了自己自杀的理由:他不是因为自己生意的失败自杀,而是因为妻子出轨自己的兄弟。于是,玛雅的母亲离开了杰克逊,玛雅如释重负。卢卡受到了柯林妈妈的邀请,参加了柯林的生日派对,但这个派对其实没有让卢卡感到高兴,因为她在无意间得知了一个让人崩溃的消息:柯林的家人打算让柯林从政参选参议员,而卢卡这个美丽的非裔美女可以大大加大柯林手中的筹码,加大支持率。这个消息彻底伤了卢卡的心,她只能强行咽下自己的泪水,和柯林提出了分手。只顾着自己伤心的卢卡并没有看到柯林眼中的伤痛。杰里迈亚的案子有了新的转机:杰里迈亚为了挽救那些陷入了困境的人们,特意带他们去跑步,并且送给了他们每人一个运动手环,这个手环不但可以记录他们的心率,还可以记录他们的运动路线,通过事发当晚的心率记录对比,证明了保罗当时确实处在兴奋状态中,但杰里迈亚的心率却并没有处在兴奋中,反而渐渐的缓慢了。此外,保罗的运动路线还证明了科瓦奇和保罗之间一定有着什么勾结,因为在驱逐事件发生之前,保罗就会在每天晨跑的时候绕到科瓦奇的办公室,并在那里停留片刻。蒂博西亚查了查科瓦奇曾经经手过的案子之后,终于找出了原因:科瓦奇收了一个右翼组织的钱,联合了保罗来陷害杰里迈亚牧师。最终,这件荒唐的事情在科瓦奇和保罗的落荒而逃落幕了。除此之外,老卡尔搞出来的大事也终结了,卡尔和艾德里安收到的投票以十二比十二达成了平手,律所最终还是归由艾德里安来领导。

傲骨之战: 1×8
傲骨之战: 1×8
傲骨之战: 1×8
傲骨之战: 1×8
傲骨之战: 1×8
Apr. 02, 2017

发表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