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o区惊魂夜》:繁华背后的黑暗危机,结局有惊人反转

YYets 12月 8, 2021
剧情简介

《Soho区惊魂夜》是一部2021上映的悬疑惊悚电影,又名《迷离夜苏活》,由埃德加·赖特执导,演员安雅·泰勒-乔伊、托马辛·麦肯齐、马特·史密斯主演,剧情讲述一位就读伦敦设计学院的女子艾洛伊思,意外回到1960年代,遇见一位光彩夺目且向往成功的歌手桑迪,但是表面的光鲜亮丽并非她的全貌,随着过去的梦想开始崩坏,艾洛伊思也跟桑迪陷入无尽的黑暗深渊。

期待与现实的巨大落差

曾执导《僵尸肖恩》、《热血警探》的导演埃德加·赖特,一直以来作品都以摆脱既有框架的独特风格闻名,正如2017年的劫盗片《极盗车神》以具有强烈节奏感的配乐给观众带来高度娱乐性,今年备受影迷期待的新片《Soho区惊魂夜》则带着我们重返60年代伦敦市中心的苏活区,以虚实交错的手法呈现一起扑朔迷离,围绕在两位女孩之间谋杀案件的真实全貌。

《Soho区惊魂夜》故事的题材背景

多年来执导电影皆身兼导演和编剧的埃德加·赖特,这次《Soho区惊魂夜》邀请曾凭借《1917》入围2020奥斯卡的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共同撰写剧本,并找来《爱玛》安雅·泰勒-乔伊、《乔乔的异想世界》托马辛·麦肯齐两位女演员主演,就能够预期《Soho区惊魂夜》将会是一部跟他过往作品有着不同调性,并且相对侧重在女性角度的故事。

在《Soho区惊魂夜》电影开场,我们就能看见托马辛·麦肯齐饰演的女主角艾洛伊思她讨人喜爱的一面。不仅居室墙上贴着奥黛丽·赫本《蒂凡尼的早餐》的海报,反映了她古灵精怪且不被环境给捆绑的性格特质,虽然还只是孩子,但艾洛伊思体内却也住着一个老灵魂,耳机和唱盘上总是播着60年代的老歌,这是她向往的时代,恨不得能够回到过去,体验当时她错过的众多美好。

《Soho区惊魂夜》的期待幻想

因此虽然出生在英国乡下地区,但乐天勇敢的艾洛伊思因为有着成为专业服装设计师的梦想,总是希望有一天能到伦敦这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所以当她收到伦敦艺术大学时装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也成为让《Soho区惊魂夜》整部电影故事开始,以及艾洛伊思终于得以实现她梦寐以求愿望的起点。

然而就像追寻梦想的过程中总是伴随许多我们事前无法预期的困难考验,《Soho区惊魂夜》主角艾洛伊思有着灵异感知的能力,虽然这让她能够在居室里跟已故母亲见面,但这不仅为她未来的求学之旅种下一颗不稳定种子,艾洛伊思每天朝思暮想的伦敦与她学校所在的“苏活区”其实也没有她心目中的那样美好,表面看似充满活力、全年无休,但在激发人们创意的同时也伴随着黑暗与危险。

《Soho区惊魂夜》主角的能力

艾洛伊思第一天住进学校宿舍就跟室友处得不太愉快,除了平时的生活习惯有所差异之外,来自乡下却富有才华,也让她马上就成为几位同学忌妒的对象。因此《Soho区惊魂夜》独立自主的主角艾洛伊思在找到一间位于市中心的老旧公寓后就马上搬离宿舍,然而看似非常顺利地解决了问题,但艾洛伊思不知道的是,这项决定却也让她的人生从此改变。

就如同《冷血惊魂》、《威尼斯疑魂》、《闪灵》等惊悚电影,《Soho区惊魂夜》在夜晚窗外餐酒馆招牌不断闪烁所映照进房里的霓虹灯光之下,也利用主角艾洛伊思入梦被进一步激发出来的灵异感知能力,带着她和观众回到1960年代伦敦的夜生活代表,那个最繁华热闹,充满着餐厅、酒吧、戏院和俱乐部的“苏活区”。

《Soho区惊魂夜》的美好想象

穿越到那个她最向往的年代,《Soho区惊魂夜》主角艾洛伊思成为了由安雅·泰勒-乔伊所饰演的女子“桑迪”,她跟艾洛伊思一样都是富有才华、怀抱着自身梦想来到苏活区奋斗打拼的年轻女孩。那天,桑迪穿着一件粉红礼服来到一间大型夜总会,光彩夺目的桑迪瞬间就成为全场焦点,也让她认识了一位绅士般的男子杰克,展开一段新恋情。

艾洛伊思沉浸在化身为桑迪这位怀抱梦想的歌手,在《Soho区惊魂夜》1960年代的苏活区闯荡的时光。她视桑迪为自己的偶像,染了跟她相同颜色的金发、买下远超过预算的外套,并且尝试做出她身上穿的那件粉色礼服,虽然辛苦,需要晚上到酒吧打工才能勉强支付生活开销,但获得了老师的称赞肯定,也让艾洛伊思找到能够努力的方向,对自己未来充满信心。

《Soho区惊魂夜》的现实情况

或许《Soho区惊魂夜》看起来是一段充满勇气的励志故事,让主角艾洛伊思能够跟随着桑迪的脚步,在伦敦这个陌生的大城市成长茁壮,但实际上,就如同艾洛伊思刚来到伦敦就因为有些逾矩的出租车司机而感到危险,安雅·泰勒-乔伊所饰演的桑迪身在女性权利低落的1960年代,她不像艾洛伊思对周遭保持警戒、不随便跟人勾搭就能够幸免于难。

虽然两个人是如此相似,但怀抱歌手梦想的桑迪在当时苏活区所要取悦的对象,却是一群面目狰狞、对年轻女孩子张牙舞爪的老男人。因此《Soho区惊魂夜》电影中段透过艾洛伊思看着桑迪首次登台演出带来第一次剧情转折。她心目中那位散发着光芒的女孩不仅不是这场秀的主角,还为了生计只能穿着暴露服装、画着浓艳妆容,在一旁搔首弄姿满足台下男性的幻想欲望。

《Soho区惊魂夜》的惊悚恐惧

《Soho区惊魂夜》不禁让我想到在今年奥斯卡获得最佳原创剧本奖的《花漾女子》,表面上1960年代的伦敦缤纷绚丽,充满机会吸引许多年轻人前来冒险,但其实这些繁华成功背后都建立在对女性的压迫之上。或许那些女孩在舞台上的光芒耀眼夺目,但获得的酬劳和舞台下给予的掌声,却也大多都来自另有所图、恨不得想在夜晚上她们床的男性,而更惨的是,他们又正好是掌握权势且最无法得罪的一群人。

随着艾洛伊思对于桑迪的幻想崩解,《Soho区惊魂夜》那些她对于60年代的美好向往,也瞬间就成为一场让人想马上清醒的梦魇。然而就如同桑迪面对沉重现实压力的逼不得已,艾洛伊思的灵异感知能力却也让她难以轻易逃脱,使得原本顺遂的生活因为那些男性幻影的纠缠失去了原本的秩序。

《Soho区惊魂夜》结局的含义

《Soho区惊魂夜》就如同故事本身,是一部看起来很美但又会给人带来巨大压力的电影。其中导演埃德加·赖特以华丽的角色服装、妆发和场景设计,成功塑造出60年代伦敦苏活区繁盛且引人向往的样貌,另一方面也在全片独特的视觉风格、转场效果与配乐音效之下,透过艾洛伊思和桑迪这两位女主角经历的一场噩梦,对不论哪个时代男性凝视给人带来的压迫、不适和恐惧做出“血淋淋”的呈现。

就像艾洛伊思刚来苏活区就看见电话亭上贴着的广告传单,照片上年轻漂亮的女孩是否也跟60年代的桑迪一样面临相同的处境?因此我喜欢《Soho区惊魂夜》最终结局的反转,看似任人宰割的羔羊也会有做出反击的时候。那些男人的亡魂固然可怜但也不值得人们同情,反而作为杀人犯的桑迪却因为观众清楚看见她梦想崩毁承受的痛苦与压力而能够让人理解。

《Soho区惊魂夜》剧情的主题

毫无疑问,这次在威尼斯影展首映的《Soho区惊魂夜》并不是埃德加·赖特最厉害的一部作品。或许是太想呈现两位女主角互相对应的关系,艾洛伊思在现实遭遇的困难被削弱,不仅像是女同学、老警察等配角略显扁平,那些想求助的男性鬼魂的行为反应也前后矛盾,但最终这些小瑕疵也不影响《Soho区惊魂夜》的优秀成果和编导希望在片中讲述的核心主题。

“不要过分地怀念过去,或者试图去粉饰过去的错误。”这是《Soho区惊魂夜》在全片给观众带来的悬疑惊悚感之下,最终透过主角艾洛伊思得知真相后的惊讶、恐慌和后悔等情绪反应给予观众的一个提醒和警惕。对于已经消逝的人、事、物我们可以去怀念或想象,但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要记住自己印象中的可能不是他们真正的模样。

《Soho区惊魂夜》影评结论

整体而言,《Soho区惊魂夜》除了有难以预测的剧情发展,电影最迷人的地方就是整体氛围的呈现。伴随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光,我们清楚看见苏活从原本想象中的光鲜亮丽逐渐崩毁的真实样貌,两者之间让人希望破灭的前后落差,确实都透过导演的气氛塑造和演员对于角色的诠释,带给观众强烈的心理压力和恐惧。

因此不光是导演埃德加·赖特利用镜头、场景与光影的切换,让《Soho区惊魂夜》整部片不断游走在华丽与诡谲两者之间,营造出一股相当迷人的冲突美感,两位女主角更是成就这部电影的关键。除了每次出场都迷倒众人的安雅·泰勒-乔伊所经历的遭遇让人心痛,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托马辛·麦肯齐,逐渐崩溃的心理状态也成功挑起观众的情绪,期待她们两人未来在其他作品的表现。

评分:

娱乐爽度:8/10

故事剧情:8/10

气氛营造:8/10

演技表现:9/10

题材鲜度:9/10

整体总评:8.4/10

类别

发表影评